媒体专栏
“石大沟 —— 打开”艺术落地计划成功开展
浏览记录:1424 |发布时间: 2019-11-06 |【字号 字体: |

活动名称:石大沟——打开

活动时间:10月20-30日

活动地点:河南林州 石大沟村

策划:吴以强

执行:朱学文 吴志华

学术:吴以强 郭志锋 周相春

批评:邵其兵

参展艺术家:烈子、刘冰、高山流水、高松、朱新战、杨中伟、王非非、丹宁酸、杨礼杰、汪勇、刘庆昌、春汐、刘城荣、徐锷、黄文亚、喬木荣、邓震、安广明、曹戈、罗玉兰、曹乾

顾问:苏丹 王春辰 安际衡 施晶晶 管季超

技术指导:刘城荣 刘冰

设计:烈子 之之

举办:恩来美术馆 “光谱”艺术现场

活动赞助:磁州窑艺术馆 山美术馆

支持:向村艺术馆 Hea1023美学体验空间 中国美丽乡村艺术馆 张家楼艺术公社

合作媒体:艺术热搜 今日艺术 雅昌艺术 人民艺术 凤凰艺术 新华网 光明网

2017年“光谱”实验现场艺术流动了多地。“去离美术馆,风一样的自由”,艺术家名单随时间增减变化,自主设定艺术现场并实践个人的艺术理念一直没变。

活动得到朱其、王春辰、子贺、徐旭、熊云皓等批评家的肯定和支持。其中“光谱.喜来宝”现场被王春辰老师评价为2018年最重要的三个艺术活动之一。自2017年以后各种“艺术现场”应运而生,也就是我们前瞻性地把公共、开放的当代艺术家价值延伸到了工作室和机构场馆外,强调艺术参与现实社会与周遭环境发生关系,进而实践并推动当代艺术价值。

凡参与任何现场的实验类别的艺术家,极少以商业思维来衡量自身的才华输出,更多考量的是个人艺术价值的呈现,他(她)们就是那么不合时宜为理想而付出,他(她)们是这个时代最可敬的普世价值推动者!这是我个人并不在意商业上的美术复制产品的操作的原因。我们看到的成功运作的“中国艺术”太多范例,大凡成功都被“成功”所屠宰,阉割了自由的意志!肢解了前行的双腿!

现场艺术一直存在,只是并不像我们一样把其探索实验的可能性独立出来成为价值观的现实平台。这是一个综合总体的构架,没有明确的界线要去约束划定所有的参与人,这样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出格”的内容发生,艺术语言范畴的形式产生。

艺术现场,落地的现场艺术。一是观念装置作品的选项;二是行为和实验剧的介入、三是观念影像的设定;四是自媒体艺术现场传播的技术性操控。当然这只是一个概括,更多作品可以抹去差别消除类别圈划独立为某种自我描述的综合体,现场的丰富性因不同观念和思维的艺术家参与而变化。

“石大沟.打开”,选择“打开”的主题就是要破常规,颠覆惰性(习惯性),面对全新的自己。力图超越自己就有最有力量的表现,期待好的作品碾压过去的自己就是平台的基础。

2019年10月20日~30日,二十多位现场艺术家在石大沟构设并展开艺术落地计划。围绕“打开”这一核心内容,不同工作方法的艺术家在这里集结实现作品,留下很多开启心智的实体制作和影像,也为下一步的课题化的艺术现场奠定了基础。

“石大沟.打开”艺术现场集结已经结束,对于打开和被打开的工作可能性却没有完结,确信今后的集结将会有更多更好的构想和制作会因工具和材料的重视而得以完美呈现。

吴以强

2019年11月2日 北京

吴以强雕塑作品:《异变~四维灵体》

2019年10月27“异变~四维灵体”。很多方案”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就等待下一个落地的现场。

不管别人说什么,我把可用的结构用上。潜意识支持我做了这件作品,依此对话石大沟。作品没有干透,干了是厚重的、白色的视觉呈现。

这件作品为了不封闭的状态,开了一些孔洞,对应“打开”这样的课题。有自然生长的意象,同时有设计概念的开口来导入事务的内部,自然生长的内部,一个聚合天地能量的场域。

刘城荣装置作品:《开眼》 2200x150cm 材质:石头 镜面钢板

石大沟作为一个偏远的古村落,曾用8年时间以人工的方式开凿了与外界交通的数百米山洞,那一个长长的洞眼被赋予了桃花源式的想象,然而这是现场版,人们离开居所,物不能自给,情不得自怡,物理的沟通并没有解决窘境,更多是需要心智与智慧的开启,《开眼》作品只是提示一个思考的维度,开的是眼,打开的是心和大脑。

透过镜面的映射,看见现实的虚象,也许这一刻才有了对桃花源的无限想象,那乌有乡的世界才是真的桃花源。

吴以强作品:《四书五经》

“贯穿~四书五经”。我有过很多各种版本的中外美术史,大部分作为艺术普及送爱好的朋友们了。最近一直想找到一本美术史,未能遂愿。

前往“石大沟.打开”现场,高速休息区想了想其他书也是可以的,快速检索各种有关历史文化的书籍,买下了《四书五经》。很想能有《二十四史》,据说今天中国体制如此,家天下的主子们必研读“毁人民”的毒文字。因为怀疑主义的秉性 ,凡不堪入目的现状都归结于传统文化的恶,由此去传统求公平、公正的爱智慧。

无爱的传统文化距离当代文明有巨大差距,愤怒文化的生活现实结果,于是无意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研读。

随时随地虚构的历史,非理性的诡辩“自信”,让我对《四书五经》动了手,下了电钻。确信这是决绝的宣言也是行动,简单且直接。

这是“石大沟.打开”的首个现场作品,集结的艺术家们都互动有了“贯穿”的狠劲!“打开”在即,先从颠覆传统文化的行动开始,一切当代文明的具体自由实践也就鲜活起来了。

黄文亚行为作品:《Welcome 3》

“23日艺术家黄文亚现场作品“welcome 3”继续延续,阳光明媚的一天,蜜蜂空降艺术家“食品”线路采集蜜汁,房屋与房屋之间的通道有了蜜蜂动态的墙壁和声音的屏障,生物状态的路径让他者不得不把艺术家的行为和蜜蜂的互动与人类存在状态勾连起来,思维切换到城市化的具体,也能折射人与自然的复杂情感与关系。”(吴以强)

摄影:刘冰 朱学文 邓震 赵鹏

黄文亚行为作品:《石1/12x12》(行为 摄影)

《石 1/12x12》 2017年我委托艺术家吴以强从石大沟捎带了一块石头到北京给我,2019年10月24日、25日,石头以小尺寸作品的形式回到石大沟,1/12版被送到12位村民家中,“石头”被永久收藏……

摄影:朱学文 赵鹏 黄文亚

邓震作品:《回流一亿年》

计划了半年的行为雕塑作品《回流一亿年》今日终于在河南林州石大沟“艺术落地运动”中实施。一颗石头,因地壳运动从古熔岩中分离,历经千百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时间,历经风吹日晒、河水冲刷、相互磨砺,从一个充满棱角的原石,变成了一颗圆滑的圆石。今天,我以手工的方式,把一颗圆滑的、取自石大沟的鹅卵石,重新凿成一颗充满棱角的石头,之后,有数块坚硬的大圆石等着我来攻克。我力图借助自身的体力和思维的力量,让一颗圆石在短暂的时间里,“回流”到它亿万年前原初的模样,当然,回流是有消耗的,所以它的体积会变小。为什么叫行为雕塑,因为它重要的观念和行为过程,至于雕塑最终的形态和结果,已不太重要。人之初,都带着棱角,多少人最后都磨成了圆石,而我,向往它原初的模样,拒绝做一颗圆石!

杨礼杰行为作品:《放生》

2019年10月23日,一行艺术家来到响马水库,协同杨礼杰完成“放生”的行动作品。艺术家巧妙利用纸的属性,把一个复杂的人类问题以最简洁的水面漂浮完美阐释了出来。

杭州艺术家杨礼杰的作品在响马水库实施。综合总体的一部分,同是现场作品不同的呈现,艺术家杨礼杰购置了卡车轮胎,切掉轮毂中心部分,留下了一个“胎环”,把一个钢板切割的胚胎至于胎环之中。改造的现成品和钢板切割造型合为一体。因为综合总体的艺术把握,避免了掉入材料陷阱。

一个装置作品、一个行动作品都在以不同介质来传达不同语境里的同一思考。综合总体是当代艺术实验核心的内容,具体设计师身份的杨礼杰在观念的理解和执行上准确有效,同时对材料、材质的把握与传达主体之间的关系梳理有致。(吴以强)

杨礼杰装置作品:《前进·生命》

中国近几十年发展迅速,完成了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乃至于互联网文明的转变,但是在这发展与转变的过程,车轮滚滚,有多少生命个体能够跟上这前进速度,又有生命个体被抛弃与碾压。发展进程当中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环境又反作用于人类自身和生命个体,但凡种种不一而足……重要是在进程当中,我们对待生命的态度和对生命的尊重是关键,只有正确的态度才能有更健康的发展、孕育出更健康的文明。

因为时间关系只做出来一个轮胎和人类婴儿的结合体,也设想多做几个轮胎,轮胎当中是其他各种动物的外形,那样是否更完整更震撼呢!

徐锷装置作品:《扺抗》尺寸:高三米,宽1.8米长1.8米,材料;钢筋 木板,铁丝钉子,玉米芯,原始石头

刘庆昌装置、绘画艺术作品:《打开.飞翔》、《七彩门》、《太行山下有个美丽的石头》

刘庆昌,独立艺术家,现居烟台。2017年至今从事装置艺术作品创作。

“《石大沟――打开》活动为艺术走出殿堂融入社会做出了引领和帅先作用,在这次活动中,我受益匪浅,感谢此次活动,感谢各位老师。”――刘庆昌

刘冰行为实验剧(作品部分图片)

灰色的东方古老乡村场所中,介入一场改变了西方现代文明的宗教仪式行为,在倒退衰落文化与前行向上的文明之间有了强烈的戏剧化的冲突碰撞和交汇穿越,艺术精神的指向有了虚拟的对等同构,由此引发在未来可变的体制下,艺术介入乡村,艺术激活乡村的可能性:精神性的引擎,思想和价值观上的尖锐对立到改变,爱的救赎的抽象路径。

参与主演:高山流水 吴以强 乔木荣。参与行为表演:石大沟部分艺术家,石大沟村民。影像,图片记录:朱学文 朱新站 刘冰

朱新战装置作品:《狐仙》

朱新战装置作品:《石头记~危险行程》

疯狂的石头被艺术家又一次上演,不过这一次不是价值连城的玉石,不是象征权位的玉玺,而只是一块来自路边的荒石,顽石。别人把石头戴在身上显摆,艺术家把石头载到车上显摆,但同样是石头,戴在指头上的只有纯粹显摆的意义,而被顶到车头上,却能经常把路人的脑洞撞开:“这啥意思,是石头吗?”即使走过了也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回头仔细的看看摸摸,以确信它就是一块石头,却不能确信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还是艺术家的脑袋有问题!(邵其兵)

朱新战装置作品:《心灯》

朱新战装置作品:《停摆》

在现代化进程中,最伟大的力量不是机器,而是时钟,因为有了精确的时间计量,全世界的人才能够被准确的时间钉牢在现代工业大生产的链条上,从此,现代人成为了被那根无形无色的线性时间串在一起的蚂蚱,人被定义成了劳动力。而今,朱新战用工业文明的象征——钢铁,和电焊机,把精确到纳秒的时间凝固——停摆!

达利把时钟变得柔软,指向的是科学所揭示的时间之虚无这个真相,朱新战让时钟停摆,指向的是时间对于现代以来在全球性的社会型构方面所起的那种深层次的结构力。用艺术的方法给这个被加速的世界一个治愈的可能,把人从时间之轮追赶的困境中解放出来。(邵其兵)

朱新战装置作品:《一桶江山》

朱新战装置作品:《锁江山》

希望有机会和朱新战一起去冈底斯山,把那里的天门也锁了,免得再写封神榜乱了人间,阻断天路比锁防火墙意义重大,不准三尺神明看人间!(吴以强)

“锁”,因为艺术家的行为而使其语境从一种消极,退守的状态转变成向着生成情状展开的创造性情境,不破不立,名为锁上,实为打开。(邵其兵)

朱新战,69河南浚县朱村。主要作品:《大爆炸》《追光》《拖行中国》《神仙学院》《去锁》《江山万里》

单宁酸装置作品:《对话抑制》 h6m 碳化木头 铜线 钢丝

《对话抑制》被我碳化的木头,在火焰下的机理,被迫展现出生命的脉络,变的脆弱不堪!她在说“听我说listen to me”时就是一个脆弱时刻,也是一个争取或博弈的时刻,一个被动产生对话的时刻。

曹戈大地艺术作品:《游弋计划》

《游弋计划》作品为主线——用“游弋”这一单纯、直接的方式虔诚地与自然交流,从而牵引出我们血脉之中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情愫及生命生生不息的意愿。

喬木荣装置、情景作品:《神不能解决你的问题》

烈子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天梯》

嘿,石头 ,你看 / 空中生出一架梯子!/上帝使者的/通道、维度、键盘/风检索古书/曰:是锦瑟/无端二十一弦/不知自己是庄周。

嘿,石头/你可看见/你可辨别得出/是我走过了梯子/还是梯子走过了我?

嘿,石头/面对悬而不能决的世界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将要看见天开了/你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烈子 2019.11.2

烈子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天窗》

嘿,石头,你看/空中生出一扇窗!/树和水说这儿不需要/我已彻底固化

你看到/窗牖四开/桌上有酒/野葡萄酿造/雷、风、雨、雪/诸神已就座/耶稣、释迦牟尼、穆罕穆德/老子、庄子、列子/物的家在举办party /别妥协,我们还有一战

嘿,石头/村民们在窗下/担水,播种,路过,回家/生育、死亡、复活/是让人知道的时候了/是时候了,石头要开花了/是时候了

——烈子 2019.11.2

烈子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天门》

嘿,石头,你看/空中生出一扇门/门关好了/无示无识/有本事就进来/密码正被写入/ Daosheng11sheng22sheng3

请上坐/请喝茶/无言/无说

门关好了/凡事不要上心/时间依然混沌/如我意者/离诸/问答/于一切法/入不二法门

——烈子 2019.11.2

(致敬:圣经、《维摩诘经》、庄子、老子、保罗.策兰、:Pink Floyd)

吴以强作品:《涉黑》

2019年10月20日“石大沟.打开”艺术现场。2017年“我看到了黑”与“出黑记”两件行为作品分别在三河市蒋福山和九眼楼长城实施,其中的黑床罩被使用2次,“出黑记”床罩被撕裂,我从黑中步出,黑被罩里涌出上百个红色气球。

也就这次,这个为蒋福山现场仓促准备的黑床罩就搁置了。这个床罩并非黑色,为使其黑,用黑丙烯水浸泡晾干,并非绝对的黑。因为蒋福山“我看见了黑”,2017年后持续了“黑”这个主题。

我不知道这次不足10天的时间能否完成几个作品,破损的床罩来到了石大沟。我想最后一次使用这个床罩,作为材料性的运用。晚上A2TWork的艺术家朱新战帮忙把床罩剪成8x8cm左右的矩形碎片。

剪裁完毕顺手把黑布片铺展开来,身旁作者弹吉他唱歌的云南来的现场参与者乔木荣,一不小心黑布罩被设定外的使用了,偶发了一个现场作品“涉黑”。

没有设定的过程缺少形式和画面感,围观记录的艺术家们贡献了他(她)们的直感。

黑只是一种可能,也可以是白或者红别的什么颜色,色彩本身的象征性不言而喻。

形式上很类似干画法的摆笔触,只是换作了真实材料的遮蔽,方法上的覆盖美学被即时性的展现,有了某种异样感。

艺术家烈子的保安犬“郑大钱”非常理解艺术家的美学意图,没有抢戏的位置上躺下,等着黑色漫延。

吴以强作品:《通往石大沟打开的路上》

2019年10月22日“石大沟.打开”艺术现场。开车进石大沟,搜寻分叉的树,唯一一棵符合制作需要。路途中需要有作品导引,冒着雨去完成了“通往石大沟打开的路上”,新朋友方在树和艺术家朱新战协同我给老树穿上了运动短裤。三卷蓝色丝带和三卷黄色胶带被用尽,打开的姿态出来,雨停了。

汪勇教授创作中

艺术家春汐创作中

刘冰艺术服饰实验场第16场,石大沟物物咖啡馆

高山流水装置作品:《艺术·家 系列之稻草人》

稻草人(Scarecrow),若单从英文名来解剖,居然是“恐惧”+“乌鸦”,恐惧乌鸦,恐吓乌鸦,恐吓鸟雀,这么同义替换一下也许就得出稻草人被创造出的意义了——用来恐吓偷食稻田的鸟儿们,稻草制成,称稻草人。

课本翻开一页页,纸页边缘在阳光下没有发出金灿灿的光,因为它们不是发光体,它们只是用白色的、有细微凹凸不平的纸面漫反射着所谓予以人金色光芒的阳,刺着稻草人的眼睛——即使它连脸都失去了,在漫长又格外快的九年里,陪伴它的只有书本,无尽的书本和练习题,繁复杂乱而令人躁怒却只能在一次次尖利责备下平息,暗压下涌动,随着风丢失了自己的面孔,丢失了本应该独一无二的思想与大脑,轻易替换成千篇一律,模板和模具造出来的表情。笔尖写出来的是墨水,填的答案是ABCD,油墨都是一个味儿,像炒熟的理智翻腾出锅落在擦不净的瓷盘里。时间流动间错过的不仅是时间而已,错过的是蒙蒙晨雾间破晓而出的朝阳;是绵绵阴雨里混着雨声落尽秋叶的音乐;是广袤无垠草原上微风吹起的滚滚草原;是秋末冬初金灿灿的稻田里收割时的轰鸣声。当错过了一切,仍旧执着于笔、纸,和正确答案的时候,未来在哪里?未来是用纸与笔构造的,还是用思维构造的?

幼童们拿纸页叠出纸飞机,毫无顾忌的笑,却不知哪个时候——纸飞机的尖戳到一个小朋友身上,父母的喊声随之响起,一切快乐戛然而止,从此纸飞机只存在于梦里,存在于作文里,存在于看着无穷无尽练习题的幻觉里。

稻草人身着校服,肩膀上落着纸飞机,歪歪斜斜地矗在书本的稻田里——该如何收成?割下麦穗,割开纸,可是不行。梦想随着飞不走的纸飞机也一起埋葬了,漫长、长久的留在这里。

文/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作品:《金子塔与坟》

高松、高山流水作品:《高山流水.自然系列No.1》

高松作品:《石大沟垒石》

高松、高山流水作品:《安全线》

高松、高山流水作品:《吹哨人》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