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素境双人展:比起美丽而虚假的美,我更爱粗丑而蓬勃的真
浏览记录:8355 |发布时间: 2019-11-12 |【字号 字体: |

2019年11月9日,“素境水墨双人展”在宋庄北艺塘美术馆开幕。两位艺术家齐利涛、柳芳的水墨语言,令人耳目一新:安静质朴,却具有强烈的冲击力。展览朴素内敛,却有诸多令人惊艳的细节,“素境”一开展,即饱受业内人士的好评。

著名批评家栗宪庭先生参观展览

嘉宾合影

嘉宾合影

艺术评论:

画油画又画水墨的齐利涛和柳芳,是我的两位女同学。其实,很难将她们的水墨画归于传统、实验、观念或材料等当下水墨实践的某类范畴之中。她们以她们对绘画的一往情深又不顾一切的热爱,倾注于水墨氤氲的万千变化,试图创造自己的墨象世界。炎炎夏日里,我曾造访她们的工作室,目睹了她们带着护膝,汗雨淋漓,舞动如椽大笔,伏地工作的场景。这种专注又热情的高强度状态,她们一画便是持续数月的苦战。如今这些画作便是她们热情工作的结果。作品除却表面的情感恣肆之外,背后还有她们制造绘画空间的谋篇设局,她们将长期研习绘画的义理之得,运用在新的水墨实践之中。一个敢于出格,看似不讲道理的“混不吝”,如棒喝入真境;一个善于组织,巧思经营,一简再简,在语言的纯化中抵近内心世界;两位绘画的虔诚信徒,以勤奋地劳作宣扬对绘画本体的纯粹之爱。

—— 荣宝斋 王勇

女性艺术家通常是善于捕捉色彩的,于是色彩的迷离间常常透着恣意和神秘。柳芳和齐利涛突然就拿出了这样一个作品展,仿佛洗净铅华归于玄冥。其实我早就关注到她俩画水墨画了!当时让我疑惑和吃惊,疑惑的是怎样轻易放下的油彩?即便不是长久打算,又是如何拿起了笔墨的。令我吃惊的是她们几乎不约而同地使用毛笔和宣纸但却压根不按笔墨的传统套路来,于是笔墨似乎第一次被年轻女艺术家当作一种十分时尚的工具和材料开始了别有所求的挥洒。这么一来,水有了水意,墨生出墨情!凭着女性的敏感和恣意,竟然画的牵花带雨、聚散自如,其间不乏黛绿金黄般的远近深浅之妙笔。

—— 西安美院教授 郭庆丰

绘画的力量来自对矫情与迎合的警惕与远离,而自然而然地接近物品与画面的内在呼应,这是朴素与自信的选择,甚至有些骄傲感,我觉得齐利涛柳芳的画具备上述的优异之处,她们的画通透饱满,像果实一样雍容而巨大,虽然她们在油画语言外也用水墨语言,但没有掉入水墨习气的坑里,我宁愿认为这是纯粹的"纸本绘画"而非″水墨画"。在绘画上我喜欢欣赏有″原力"的绘画,″原力"对有些人本自具足举重若轻,这样的画家不多,可以用奇迹来形容,齐利涛与柳芳的画中就有这种″原力"

—— 艺术家 魏海波

齐利涛是个非常聪明的画家,她也是一位具有高超艺术素质的画家。在济南看到她的作品时我很吃惊,很大的一个展览馆,有几千幅作品,我一口气看完后,我觉得齐利涛的画最好,最能打动人心。她的画色彩明快,格润高雅,人物丶景物变形有度,略有夸张,画面的色彩关系和黑白关系处理得恰到好处。从中看出作者的各方面的艺术功底是很深厚的。齐利涛,你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女画家!祝你画展圆满功!

—— 山东省现代艺术研究院院长 郑向农

柳芳的静物水墨画,黑白之间的画面纯静、洗练,浓淡相宜,格物致知。抱朴见素,大道至简!

—— 朴石画廊 秋水

认识齐利涛、柳芳是同一天,在一个朋友的画展开幕式上。之后随一群画画的去了她们的画室,忘了谁先谁后了。只记得她们的画室同样又高又冷,画框倚墙而立。当时可能是十月末。手插在衣领里,不敢抽出来。她们谈兴很高,神彩飞扬。后来得知她们都是正牌专业毕业,曾在学校当美术老师,如今已去职。不知怎么,我由此想到自由二字。我不懂绘画,但“若为自由故”的画家,怎么都是令人尊敬的。恰如自由与艺术,相伴相行,不可分割。

—— 小说家 蓝石

齐利涛、柳芳,是圈内公认的才女。在她们的作品中,既看不到悬置性的虚无,也看不到娇饰的的做作。她们画的都是现实生活的事物,是用虔诚的态度表现事物的实质。她们是最近时代感知古老印记的人。

——《画界》主编 刘根长

不知道什么时候,受谁的蛊惑,齐利涛开始尝试水墨,实际上一旦一个人的风格形成之后,她无论是用什么材料,挥洒出来的作品,都带有她个人明显的标志,这就在我看来齐利涛纵使用墨来涂抹花卉,仍像她的油画一样,可以倾听出花开的声音,弥散的芬芳。

——《访谈家》张后

你得承认,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艺术而生的,柳芳算一个。

最初看她的作品是人大时画的色彩风景,画面构图舒适,颜色堆砌富有弹性和才情,当即被吸引,于是拜访了其画室,邀请她参加了一个展览。

之后又意外在朋友圈发现她写的文字,字字如刀,刀刀见血,见灵性。便知道她是个极其敏感,属于那种肩负艺术使命的人。画如其人,文字也如其人,柳芳在生活中不善表达,但内心中却波澜壮阔,每天看她在朋友圈中晒出新的作品和尝试,更知道她是个勤奋的人。但显然,有一段时间她走入某种困境。

随后,她的画风开始突变,调转枪口玩起了水墨,所画的对象也开始由远方风景而转入当下生活,我开始在朋友圈中看到她画的生活中的日常,这些司空见惯的日常器物在她的笔下有了更多哲学语境,极简的黑白灰开始赋予了大量的内涵,开始波澜壮阔,那一瞬间,我知道她已经破茧而出,挣脱了世俗捆绑,走出了迷局,找到了一条通往天地灵性哲学的语境之路。

如果水墨也分格局的话,我坚定地认为,柳芳的作品已经破格而出,走向一条大师之路。

祝贺她的画展成功,并对她的未来更加充满期待。

—— 导演、画家、策展人 姜凯阳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